不过是只啾

【凹凸乙女向】亲亲是草莓味

-ooc预警
-文笔渣请注意
-大概是,调皮可爱迷人(?)幼稚的ooc嘉德罗斯酱x草莓味沙雕作死怂怂的你
-怎么头衔越来越长x
-我吹一辈子的嘉
-不会写亲亲(;′⌒`)



和嘉德罗斯的第一次亲吻,是猝不及防的。

那时你还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一个天天缠着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崇拜者。虽然嘉德罗斯一开始对你的态度很恶劣,但是随着你不懈努力的骚扰(),终于让他渐渐接受了你——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

依稀记得那是个下午,阳光还不那么刺眼。你跟他正在聊刚刚吃了什么的无聊话题。当你说到“…所以啊,草莓制的东西都很好吃!就像我刚刚吃的那个草莓马卡龙。呜哇…简直是恋爱的味道!”,嘉德罗斯突然回头挑眉问了一句:“恋爱的味道?”你傻乎乎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开心他回应你,就看见他突然俯身朝你凑近。这是你第一次离他那么近,近到连他的眼睫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鎏金色的眸子仿佛容纳了所有的阳光,脸颊被凌乱的碎发扫过,有些痒。你晕晕乎乎的,只记得嘴唇碰到一个非常柔软的触感——一触即离。

这是一个吻。

你呆在原地半响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罪魁祸首却淡定的评价了一句“不过如此。”便潇洒转身离去。

之后便是长达一天的追问。

“你为什么亲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做梦。”
“大人你喜欢我对吧!!!喜欢我!”
“痴心妄想。”
“我不管我以后就是你女朋友了!!亲了是要负责的!”
“…随便你。”

就这样,你从“嘉德罗斯的崇拜者”,成功晋级为“嘉德罗斯的女朋友”



和嘉德罗斯的第二次亲吻,是毫无预兆的。

你突然对烹饪起了兴趣,每天都要花半天时间去捣腾你的厨艺。你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嘉德罗斯就坐在客厅冒黑气。他显然对你注意力不在他那里而感到不满,但是听你一脸认真的说“想做菜给大人吃。”,便嗤了一声不再说话。努力了几天还是有收获的,你成功的做出了一道完美的——蔬菜沙拉。就算是嘉德罗斯,在看到你捣腾了几个小时才信心满满的端出一盘不明物体也沉默了几秒。

“……这是什么。”
“蔬菜沙拉呀!还是升级版的,我加了一些水果嘿嘿。是不是很厉害啊大人!”
“从某种方面来说,是。”
“…我就当你在夸我了!快尝尝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不。”
“唉——大人试一下嘛。虽然我没试过味道,但是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啧。”

他皱着眉头用叉子随意拨了拨,挑出一个勉强看出来是草莓的东西,手腕一转,径直塞进了一旁期待看着他的你的嘴里。

“…唔?”你猝不及防被塞入一口草莓,用眼神控诉的看着他鼓鼓腮帮嚼了嚼准备吞下。下一秒却被他捏住下巴亲了个正着。嘉德罗斯一手撑桌一手抬起你的下颚,垂首敛眸咬住你的嘴唇,在你吃痛张开嘴的瞬间伸出舌头将你嘴里的草莓卷入口中。

“……啧,还行。”两三下嚼完草莓吞掉的嘉德罗斯松开手,勉强给了个答案便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你逐渐变红的脸。

你不得不用手捂住脸,红着耳尖声音颤抖的控诉他:“大人…犯规了…”

“蠢。”嘉德罗斯伸手用力按按你的脑袋。

最后那盘升级版蔬菜沙拉还是进了垃圾桶。

而确定了你根本没有厨艺这个东西的嘉德罗斯也不再允许你进厨房。

毕竟能忍受你这么多天把注意力放在除他以外的事物上也不容易。



和嘉德罗斯的第三次亲吻,是心惊胆战的。

已经被突然袭击了两次,这让一直处于主动方(?)的你非常不满意。所以你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主动亲他一次!

刚睡醒的嘉德罗斯撑着脑袋半眯着眼睛,平时柔顺的金发凌乱的散在肩上,还有几撮突兀的翘起来。身上穿着幼稚的老虎睡衣——是情侣款——使他看起来少了几分霸气,身侧温暖阳光又使他柔和了几分。

你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悄悄走到他身边,你小声的叫了他一声。嘉德罗斯懒懒的瞥了你一眼,像是在问你要做什么。

他乖巧()的模样让你增添了几分信心,你不再犹豫缓缓靠近,仔细注视着他的眼睛,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迅速亲了一口他脸颊上的星星。

偷袭成功的你得意洋洋的叉腰,只觉得刚刚的自己攻气十足。还未来得及发表自己的“霸气宣言”,你突然被扯住手臂用力一拉,身体不受控制跌进嘉德罗斯怀里,被他牢牢锁住。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你,鎏金色的眼眸里充斥着你从没见过的危险,仿佛刚才乖顺的他是你的错觉。你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相当于作死,讨好的扯出一个笑容,你小心翼翼拽住嘉德罗斯的袖子:“大人我错啦…你,你别生气?”

“张嘴。”他命令道。

你虽不明觉厉却还是乖乖张开了嘴,嘉德罗斯掐住你的后颈毫不犹豫吻了上去。这次的吻和之前的都不一样,霸道,凶猛,让人喘不过气。你感觉自己仿佛要被他吃掉。

一吻毕,你无力的瘫在嘉德罗斯怀里,大脑一片空白。嘉德罗斯似乎心情好了许多,撩起你垂落的发丝别在耳后,又两指捏住你的脸,随意撕下自己脸上的星星贴纸粘在你的脸侧。

“奖励。”他说。

你摸着脸上的星星贴纸,只觉得心脏都要爆炸了。

“大人!!qwq我要被你撩死了!”
“嗯。”
“爆!炸!上!天!今天我是最耀眼的烟花!!”
“…下来。”
“好的大人,是的大人。…以后我可以叫你撩王吗?”
“不行。”
“嘤——可是你真的好撩好撩。”
“只对你。”

【凹凸乙女向】中秋节

-对话流请注意
-ooc预警
-特别短
-嘉德罗斯x你
-我吹一辈子的嘉

“中秋节到了!大人有什么想做的吗!”

“无聊。”

“别这么说嘛,有很多很好玩的事啊。”

“不过是一群渣渣的节日,没兴趣。”

“我呢我呢,有兴趣陪我吗?”

“…暂且允你一次。”

“大人最——好啦!”

“啧。要做什么?”

“这个嘛…总之先来挑选月饼叭!”

“……。”

“大人不要一脸嫌弃啦!月饼口味那么多,要挑出自己喜欢的才行啊。”

“…随你。”

“唔…莲蓉馅,红豆馅,蛋黄馅…还有水果馅的??噫五仁,看不见看不见。还有肉月饼?买回去试一下嘿嘿。…哇种类太多了,大人喜欢什么味道的?”

“随意。”

“没有随意味的月饼?”

“…不喜甜。”

“那就试试肉月饼叭!好的挑完啦!”

“嗯。”

“那么下一项,赏月!躺椅就绪,月饼就绪,大人就绪,就等月亮了!”

“嗯。”

“大人是第一次过中秋节吗?”

“算。”

“之前没有想过?”

“之前没有遇到一个尽想着过节的蠢货。”

“……大人好过分哦,我不是蠢货。”

“嗯,白痴。”

“略,大人是笨蛋。”

“是我最近太纵容你了?”

“…我错了嘉德罗斯大人!!”

“蠢。”

“我蠢,我蠢。我是你的小蠢货(?)”

“…嗤。”

“不否认吗大人?”

“你的确很蠢。”

“????我是说,‘我是你的’这句话你不否定吗?”

“你想让我否定?”

“看来你还没有,身为我的所有物的认识。”

“听好了,渣渣。”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别妄想从我身边离开。”

“…噫。”

“?”

“太…帅气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没出息。”

“遇见你就一直没出息了…啊大人快看!好大的月亮!!!”

“看见了。”

“嘿嘿…中秋节快乐啊,嘉德罗斯大人。”

“中秋节快乐,笨蛋。”






【凹凸乙女向】嘉德罗斯教你打游戏(?)

-ooc预警
-文笔渣请注意
-涉嫌标题诈骗(。)
-我吹一辈子的嘉
-大概是,带着男孩子温柔不知怎么也开始苟的嘉x又苟又怂求生欲极强的你

你很不擅长打游戏。先不说那种竞技类游戏,一连给对方送了十几个人头。就连抽卡纯升级类游戏,你也非到连sr都抽不出来,悲愤卡在前十关内。

但是你却很喜欢玩游戏,并且钟爱竞技类游戏。曾义正言辞的嚷嚷抽卡根本不能展现你的游戏天赋。被当时的唯一听众嘉德罗斯先生意义不明的嘁了一声。

于你恰恰相反的是嘉德罗斯,这家伙曾经因为无聊几乎把所有游戏种类都涉及了一遍。你甚至在他手机上看见过奇迹暖暖,分数还意外的高。

永远只得过普通评价的你抱着嘉德罗斯的手机陷入了沉思。

无论mobo王者还是网游,抽卡换装还是音游,嘉德罗斯都能保持吃汉堡的悠闲劲儿轻易占领榜首。亲眼看见他单手1vs5丝毫不处下风,十抽里面有5个ssr的你已经无力吐槽。

裁判这个人和我们不一样!!!

游戏虐我千百遍,我待游戏如…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对你玩游戏持有放纵态度,但前提是不损害他的利益。身担抱枕重任的你绝不可能在午休和晚上睡觉时间碰到任何游戏。午休后是你为数不多的游戏时间。有时候兴致来了,嘉德罗斯也会带着你打上几盘,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数落你蠢。

靠着懒人沙发坐在落地窗前,嘉德罗斯以一种强势的姿势搂住你的腰,下巴堪堪抵住头顶。他半眯着鎏金色的眼眸,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你的发尾,像一只用尾巴圈住猎物的老虎。你拿着手机熟练的窝在他怀里,摩拳擦掌点进了游戏界面。

几分钟后

“蓝呢蓝呢我的蓝呢,没有蓝我打什么啊谁抢了我的蓝??”

“啊啊啊要完要完别追我!你左边还有一个人呢球球你瞅一眼啊!”

“这个xx抢我人头!简直过分,不行我也要抢他一个。”

“哈哈哈哈哈我在塔里看你怎么打…等,等等!qaq越塔强杀这么厉害的吗…”

嘉德罗斯全程听着你的吐槽,一向讨厌吵闹的他却只是挑挑眉,并在你情绪激动扑腾的时候手臂用力搂紧了几分。

又是一局结束。被从头虐到尾的你扔掉手机转身扑进了嘉德罗斯怀里,以考拉抱树的姿势扒在他身上,许久未动。

“…啧,下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大人我又输了qwqqq”

“以你的实力,理所当然。”

“我有在努力啊,大人你都不安慰我…”假意哼唧几声,你埋在嘉德罗斯的颈窝里撒娇似的蹭了蹭。

“……你是猫吗,白痴。”嘉德罗斯一脸嫌弃,却也没伸手把你扯下来。

“大人,大人,大人,大人…”

“又变复读机了?”

“我在撒娇啦!小声逼逼大人你个直男。”

“以为我听不见?”

“……大声嚷嚷嘉德罗斯宇宙第一霹雳无敌帅气!!”

“吵死了。”

“哼唧。”

你安安静静搂住嘉德罗斯的腰,试图依靠吸嘉恢复精神。一旁的手机因为没关闭界面还在播放激烈的背景音乐,嘉德罗斯瞥了一眼手机,低头询问一动不动的你:“不玩了?”

“想玩…但是玩不过。我进去只有被虐的份,今天的排位赛也掉了好几级。”你闷声闷气回答他,连语气都带着几分沮丧。

“啧…”嘉德罗斯微微皱眉,越过你把手机拿回来。另一只手扯住你的衣领,轻而易举将你撕下来放在一旁。“看着。”

你一脸茫然坐在旁边,还未反应过来,只看见嘉德罗斯点开游戏准备新一轮排位。

“看什么?看您打游戏吗?哦哦哦大人要教我打游戏吗!!!”

以为猜透他意思的你兴奋起来,双眼目不转睛盯住手机准备看一场大佬教学,下一秒却被嘉德罗斯捏住下颚转头望向他的脸。

嘉德罗斯似笑非笑的看着你,鎏金色眼眸里清晰映出你的倒影。他金色的碎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比耀眼,指尖轻点上你的额头,一字一句带着一贯的傲慢口气——

“谁让你看游戏了?蠢货——看着我,明白吗。看清楚是谁赐予你的胜利。”

回家的时候,走过一条小道,窄窄的,只能走过一辆车。走着走着,看见一个老爷爷,提着袋子,脚步慢悠悠的。
突然后面来了一辆车,我让到一边,老爷爷还走在中间,也没看到车。本以为车子会按喇叭,但是它什么也没做,只是放慢了车速,默默地跟在后面。
他们就这样,走完了一条短短的小道。

我又发现一个长得矮的缺点

那就是——过年贴春联都够不着门顶 ,永远只能在底下帮忙递东西 !(iДi)〖我也想感受贴春联的幸福感啊口胡〗